一家三代四口从全染病到全治愈 博士夫妇欲捐血浆救人

2020-02-20 编辑: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马燕
一家三代四口从全染病到全治愈,南京博士夫妇感恩社会欲捐血浆救人。

郭坤和钟俊是南京的一对博士夫妇,他们有个2岁的女儿,名字很好听,叫妡妡。1月18日,他们回武汉老家过年,不幸一家三代四口全染病。幸运的是,他们现在都痊愈了。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钟俊坦言,过去这一个月真的很辛苦,但她也从人们的帮助中感受到“身边有情、心中有光”,她和丈夫愿将这情与光传递下去——郭坤和他的病友已在计划捐献血浆。

对话钟俊

问:您觉得病毒可怕吗?

答: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恐慌和就医难。

问:爸爸、女儿、老公都病倒了,当时您是怎么想的?

答:那两天我也特别感谢我的同学,他们鼓励我要坚强。我也想如果我不坚强,我爸爸怎么办?老公怎么办?小孩怎么办?只能这样了,没有退路了。

问:您为什么在微博中写过这对妡妡来说也是一次成长?

答:人遇到困难时,可能都会成长。1月22日是妡妡的生日,可她才过生日没几天,就住进了医院,让我很心疼。但后来她的一些表现又让我感动。给她打留置针,她跟我说:“妈妈,这里不舒服。但是医生给我打针,我就好了。”我听着,眼泪就一直流。虽然小,她也懂。

住院时同屋有个小哥哥,我给她喝酸奶时,她说,“妈妈,小哥哥还没有酸奶呢,给小哥哥一罐。”感觉她真的成长了。

本想做核酸检测志愿者,没想到一家三代全染病。

1988年出生的钟俊和郭坤都是武汉黄陂人,如今都在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一个是博士后,一个是博士。钟俊从本科到博士都在华中农业大学读书,2017年拿到博士学位,后来去了郭坤导师在南京师范大学的实验室做博士后工作。2019年12月,郭坤也完成了博士答辩。

从2020年元旦开始,钟俊就在关注武汉有关新冠肺炎的消息,但一直看到的都是没啥大问题。于是1月18日,小两口带着女儿妡妡,开开心心地回武汉过年。在路上,他们还商量着要约同学好友吃饭聚会。

可回去没两天,武汉的疫情就发生了变化。钟俊的爸爸是一名建筑工人,2019年12月初在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工地工作,后来又去过十堰。2020年1月26日,他开始发烧。1月28日,钟俊的女儿也开始发烧。警觉的钟俊和郭坤在陪家人看病的同时也拍了CT,都显示肺部有感染!

“我真没想到,居然就这样与新冠肺炎相遇了。”钟俊告诉记者,因为她就是学生物学方向的,核酸检测她自己就会做。回老家不久,她看到有消息说核酸检测人员紧张,还曾跟朋友说过,如果需要检测人员,她可以去做志愿者。没想到尚未等到招募,病毒就来到她自己家了。

短短几天三个最亲的人全得病,一度很绝望。

回忆起近一个月的经历,钟俊感慨真是时时刻刻要把心拎到嗓子眼上。

1月26日晚上,钟俊的爸爸发烧了,丈夫郭坤也发烧了。吃药后郭坤退烧了,钟爸爸仍发烧。1月27日,郭坤和钟俊的妹妹赶快将老人送到黄陂区人民医院就诊,结果拍片显示肺部高度感染。但幸运的是:1月28日黄陂区中医医院成了定点医院,钟爸爸不久就住上了院。

还没缓一下,又是一个坏消息:1月28日晚,妡妡又发高烧!钟俊和郭坤赶紧送女儿去看病。在医院他俩也拍了CT,显示两人都有肺部感染,但钟俊的感染点少一些。更糟糕的是,这家医院的儿科半夜有些检查做不了。心急如焚的小两口看着女儿高烧束手无策,幸亏遇到发热门诊的一位医生。她帮忙把妡妡送到市区的武汉市儿童医院。等孩子在武汉市儿童医院住院后,郭坤又“倒下”了,被他弟弟带回黄陂,等了几天床位后,也住进了黄陂区中医医院。

“短短几天,三个最亲的人全得病了,我感到特别绝望。”1月31日凌晨,钟俊发了条定位在武汉市儿童医院的微博——“58岁的老爸住院了,2岁的女儿住院了,32岁的老公还在等床位住院。除了坚强别无选择!给自己加油!”没想到,她收到很多陌生人的鼓励。后来,钟俊就在微博上记录了家人生病、治疗的经历,想鼓励更多遇到困难的家庭,“别怕,总会好的!”

那么多人尽全力帮我们,难忘恩情愿捐血浆。

幸运的是,经过治疗,现在钟俊的爸爸、女儿、丈夫都出院了。而钟俊在陪女儿住院的十几天里,也吃了医生给她开的药,现在也没有症状了。现在,钟俊带着女儿住进了一个房间挺大的酒店,做出院后的隔离观察。2月17日是小妡妡出院后的第五天,生活逐渐恢复了正轨。因为郭坤还在其他地方做出院后的隔离观察,钟俊忙里偷闲接受记者采访时,再三感慨这段时间得到太多人的帮助,“人人自危时还能竭尽全力帮我们,这份恩情,永生难忘!”

难忘黄陂区人民医院的喻医生,“我甚至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姓喻。多亏她帮忙把妡妡送去儿童医院,我不知怎么感谢,她说别这样,我们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难忘微博上陌生网友们的加油与打气,还有南京师范大学的老师们,第一时间邮寄来口罩和一箱手套等医疗物资,学校也发了慰问金。难忘没见过面的朋友的朋友,帮忙请武汉市儿童医院的医生给妡妡带了好多零食……

这样的难忘和感动,促使郭坤做了一个决定:联系捐献血浆。钟俊告诉记者,她自己只在1月28日女儿生病时做过CT,显示肺部有轻微感染,吃药后可能自愈了,所以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抗体。郭坤在刚住院时没做上核酸检测,钟俊说,只要郭坤确定能捐肯定捐,而且听他说,住院时的一些年轻病友也愿意捐。

郭坤也说,“只要社会需要,平凡人也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全国各地医护人员在武汉不计生死,热血的武汉人更想自救。”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医诺医学”的文字、图片及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归医诺医学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且注明:“来源:一诺医学”。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或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和/或个人请与我们联系(0571-86635366),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