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世纪后再战新冠疫苗,Science对话风疹疫苗之父

2020-03-24 编辑: 来源:中国生物技术网 作者:生物技术君
风疹是由风疹(Rubella)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1814年,德国医师首次将它当作一个独立的疾病提出,因此它也被叫做“德国麻疹”。风疹的传染性是新冠肺炎的两倍左右。当时感染了美国约1250万人,每15人中就有一人感染风疹。2013年时,日本也爆发了风疹大流行,患者人数超过一万四千人。

与新冠病毒一样,引起风疹的病毒通常情况下会产生疾病,典型症状是发烧和皮疹。但在大约三分之一的人群中,它根本没有引起任何症状。尽管新冠病毒确实会杀死一些人,尤其是老年人,但当时的风疹病毒对胎儿造成的伤害迄今为止最大,尤其是女性在怀孕初期时感染这种疾病。

当时的风疹大流行期间,约有20000名美国婴儿出生时有严重的先天缺陷,包括失明、失聪、心脏缺陷和智力残疾,1.1万名胎儿被迫流产。(截止到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新冠病毒会感染或伤害胎儿,但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风疹大流行期间,Stanley Plotkin是Wistar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他发明了风疹疫苗,即MMR疫苗中的“R”,MMR疫苗是指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联合疫苗,目前已在全世界使用。从那以后,Plotkin广泛地参与了其他疫苗的开发和应用,包括炭疽、脊髓灰质炎和狂犬病疫苗。他还参与发明了轮状病毒疫苗,这是今天儿童疫苗计划的一部分。Plotkin后来成为美国最著名的疫苗专家之一。

Plotkin教授现年87岁,他在费城郊外的家中为疫苗公司提供咨询。最近几周,他一直在为研发新冠病毒疫苗提供建议。


Stanley Plotkin

以下是《Science》记者对他进行的采访

Q:您讲讲那场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造成严重后果的流行病。

A:风疹病毒感染非常广泛。不同的是,那时仅有孕妇受到主要影响。这并不是对当前形势的担忧,尽管丈夫们也很担心。那时,怀孕或想怀孕的妇女的恐慌是相当大的。我估计在费城,1%的孕妇都受到了影响。

Q:那时作为一个年轻的父亲,你自己也受到影响了吗?

A:我有一个1岁多的儿子。我妻子没有怀孕。所以,我当时没有个人顾虑。但我在负责一个实验室,实际上,它变成了一个非官方的诊断实验室,每天都在给女性们解释问题是什么,风险是什么,忙得不亦乐乎。有些女性决定继续怀孕,有些决定终止妊娠。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痛苦。

Q:所以,如果风疹没有引起症状,那对孕妇来说一定是非常令人不安的。公共卫生当局采取了什么措施?

A:除了远离那些有风疹感染迹象的人(主要是皮疹),你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告诉他们的。否则,人们不知道谁可能是亚临床感染(没有症状)。这是恐惧的一部分,因为女性不知道谁是潜在的危险。

Q:你能把这些点和今天发生的事联系起来吗?

A:有相似之处。显然,如果有人发烧,就不要和他接触。因为新冠病毒存在无症状感染,特别是在年轻人或儿童人群中。这就是为什么当局要进行社交隔离,而不是身体接触。就像风疹一样,现在,人们并不完全知道谁可能被感染。

Q:那时没有出现像今天一样的社交隔离吗?

A:有警告,有很多对女性的警告。但没有什么比现在发生的更糟了。

Q:在1969年风疹疫苗获得许可前,风疹是周期性的,每4到6年爆发一次。我们是否应该考虑新冠病毒的反复出现?

A:这是一个价值6.4万美元的问题。对此我确实没有确切的答案。我们都希望,我强调的是希望新冠病毒不会以某种温和的形式在人群中持续存在,但它可能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不要忘了,有三或四种不同的呼吸道冠状病毒是多年前已分离出来的,但目前仍在传播。幸运的是,它们只会引起轻微的呼吸道感染。它们不会离开,我们只是不知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这就是为什么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开发疫苗是如此重要。因为很明显,如果它明年冬天再次出现,我们必须在那之前接种疫苗。

Q:1964的风疹疫苗竞争与今天的新冠疫苗有何不同?

A:开发风疹疫苗的过程很费力,竞争也很激烈。但当时没有中国和印度的出现,所以并没有像如今这样多的大型疫苗公司。当时只有少数几家主要公司,比如默克和葛兰素史克。

Q:您开发风疹疫苗比其他公司的好,它产生了更高水平的抗体,副作用也更少,但是在美国,由于政治原因,它被边缘化了,10年来一直未能获得政府批准。美国政治总是会干扰疫苗竞争吗?

A:你必须说是的。

Q:风疹的故事对于今天新冠病毒疫苗竞争的政治干扰有什么警示意义吗?

A:不仅在美国,在世界其他地方,许多公司和生物技术公司都在开发至少40种候选疫苗。应该根据客观标准来选择哪一种是被许可的,而且可能不只是一种。拥有一种以上的抗逆转录病毒疫苗可能会更好,因为如果需要数百万的剂量,那么要求一个制造商生产足够的疫苗就不太可能了,这就需要多个制造商,如果有多个有效的疫苗就更好了。除非开发其他疫苗有困难,否则我不主张只选择一种冠状病毒疫苗。

Q:您能概括地说一下这几十家公司用来开发疫苗的不同方法吗?与1964年那会儿有何不同?

A:对于今天而言,风疹只是弱病毒。我们有很多不同的候选疫苗,如RNA疫苗,DNA疫苗,单一蛋白和多蛋白疫苗,会有多种疫苗可以同时提供安全性和有效性保障。所以,好的方面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Q:除了技术上的优势,我们现在是否还有其他上世纪60年代没有的优势?

A:流行病预防联盟(CEPI)在筹集资金和帮助开发多种新冠病毒疫苗方面处于领导地位。他们现在正在资助六个项目,而这正是上世纪60年代所需要的,现在幸运的是,不仅是商业公司在研发疫苗,这些有能力的组织也在跟进。

根据风疹的经历,疫苗上市至少需要5年的时间。当你遇到这种紧急情况时,我们不能再耽搁了。所以,我们明年有可能获得新冠病毒疫苗,我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希望。我们比以前准备得更充分,也许不是最理想的情况,但是积极的。

Q:从您几十年的疫苗研发经验中,我们还应该知道什么?

A:现在需要准备一种或多种疫苗来大量生产。因为这不是你可以在实验室里做的事情。我们需要让公司准备好采取行动,现在就需要这样做。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医诺医学”的文字、图片及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归医诺医学所有,其他平台转载需得到授权且注明:“来源:一诺医学”。本站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或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和/或个人请与我们联系(0571-86635366),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章